妻子车祸失踪7天后归来,小区清洁工“一句闲聊话”让我发现事情并不简单!!

15051134155383.jpg

一个长发女人站在小楼的窗前望着远处的别墅,她现在在大家的眼中已经是一个必死的人了。但她知道,七天后,就是她复活的日子。

杜方坐在家里的沙发上,愣愣地看着自己妻子的照片发呆。

今天中午他接到消息,自己的妻子何如菲出了车祸,车子直接开进了湖里。家里的汽车刚刚才打捞起来,人到现在还没有找到。

他心里知道她凶多吉少。因为这个湖很大,水又很深,而何如菲曾经告诉过他,她并不会游泳。

Advertisements

他在今天上午,还在因为情人戴茜的问题而焦头烂额。因为戴茜简直像个疯子,她逼迫自己离婚跟她结婚,甚至还威胁要到家里来找自己的妻子何如菲。

他在一周前,就曾在自家别墅的门口发现了一封恐吓信,所幸并没有被妻子发觉。何如菲还是一切如常,并没有什么反常的迹象。

现在杜方的烦恼终于解决了,但却并不是以他希望的方式解决的。


他与妻子刚刚结婚一年,感情一直很好。除了一次喝多的意外,他遇见了戴茜,而且再也没能摆脱她。他从没想过离婚,他从头到尾都在想该怎么甩掉戴茜这个疯子。

他想起了当初自己与妻子相遇,自己是怎样对她一见钟情,二人的相处又是多么愉快和幸福。可杜方想着想着,又陷入了深深的猜疑跟恐惧之中。

他不知道自己妻子去世的时间怎么会这么巧,不早不晚,就在自己断了跟戴茜的联系之后。他于是情不自禁地去怀疑这件事跟戴茜有关。但恐惧却又使他猛地摇了摇头,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说服自己,车祸只是个意外。

Advertisements

戴茜心里既震惊又欢喜。她知道或许得知一个人的死讯,自己这么开心不太好,但她实在压抑不了自己的心。

就在她提出让杜方离婚的要求之后,她便已明显地感觉到杜方在有意地疏远她。她心有不甘,便给何如菲寄去了杜方婚外情的照片。可是她等来等去,却什么也没等到。

不仅何如菲没有找自己,甚至她的家里也没有一点儿吵架的迹象。她甚至趁著没人,偷偷跑到他们的别墅外面去查看状况,可他们夫妻感情依旧。

杜方除了打通电话警告她,也没有再来找过自己。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妥妥地被甩了,正气愤难平,却不料还能有事情让自己柳暗花明。

150511410834.png

Advertisements


第二天,杜方就接到了警察的电话,说事故车辆的刹车线有被切割过的痕迹。

杜方手中的电话差一点儿没有拿住,他嘴上附和著,拜托警察一定要查出真凶。放下电话,心里却害怕得一塌糊涂。

这件事情一定是戴茜做的。倘若查出真相,两人的关系就会人尽皆知,自己的事业也会毁于一旦。

可他又不敢给戴茜打电话,因为他知道,现在他已经进入了警方的视线范围内,警察很有可能通过自己现在的举动而查到戴茜身上。杜方无力地靠在老板椅上,他现在只能祈祷,戴茜不要闯进警方的视野中。

可是戴茜没有得到这个消息,她只知道现在杜方已经没有了后顾之忧,再也没有借口甩掉自己。她迫不及待地给杜方打电话,因为她担心拖得久了又会有变数。杜方不接她的电话,她就一直打,直打到警方查到了她的信息。

杜方与戴茜的关系也随之曝光,二人正式进入警方的排查范围。

Advertisements

接下来几天的调查中,警方不出意料地在别墅周边的监控录像中看到了戴茜,她鬼鬼祟祟地溜进了杜家的别墅,而后又出来。


但因为别墅小院里的摄像头已经坏了,并没有能直接证明戴茜破坏刹车线的证据。戴茜本身也一直在喊冤,声称自己只是一时气愤难平,放了一些照片之类的东西在别墅门口。

杜方被警方传唤后,指证戴茜曾给家里寄过恐吓信,而戴茜自己却坚称没有,同时一直嚷嚷着杜方是为了甩掉自己,想把黑锅推到自己的身上。杜方本人就住在别墅里,想剪断刹车油管轻而易举。

杜方打死也不会想到,他也成了嫌疑人之一。

当初他也是深爱着何如菲,以至于结婚的时候,为了表示自己的衷心,没有要求进行财产公证。可这件事拿到现在,却成为他有可能杀人的作案动机。

毕竟他因为在婚姻中存在过错,而何如菲若是发现杜方的婚外恋情并坚决离婚,他便有可能在离婚大战中失去自己的大部分财产,铤而走险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Advertisements

一时之间,二人的嫌疑不相上下。

二人同时具有剪断刹车线的动机和作案时间,但却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刹车油管到底是谁剪的。

调查一时之间陷入了僵局。谁都没有想到的是,事情竟会在七天后出现转机。

何如菲活着回来了。


杜方闻讯立刻来看她,她将屋里的其他人全都请了出去,留下了杜方。杜方小心翼翼地同妻子说明了自己的错误,并诚恳地道歉。

何如菲听了,也不说话,只是一个劲儿地掉眼泪。

杜方自责万分地说道:“我真的没有想到戴茜会疯狂到去剪你的刹车线,都怪我。”

何如菲却只冷冷地看着他。

杜方连忙解释:“虽然警方认为我也有嫌疑,但你要相信,真的不是我。”

何如菲沉默了一阵,缓缓开口:“我知道不是你,因为是我自己剪断的。”

杜方震惊地睁大了眼睛。

何如菲接着说道:“但我现在已经想通了,不会再去做那样的傻事。我只想离开会伤害我感情的骗子。”

Advertisements

杜方红着眼睛道:“不是的,我不是骗子。”

“我本想握著这个秘密,让你们生活在嫌疑中。可终究觉得,你们不至于去担负杀人这样的罪责。”

“如菲,别再说了。都是我的错,以后我保证好好待你。”杜方悲泣不已。

“我只想离婚。”

何如菲最终向警方表明了刹车油管是她自己剪断的,因为得知丈夫外遇,受到了极大的打击,痛苦地想要自己了结生命。但是她却在落水之后被湖上的渔人发现并救起,随渔人在船上待了几天,最终靠岸回家。

15051140608314.png

Advertisements


这样一来,所有的问题都解释得通了,案件也就就此了结。

杜方依旧想求得妻子的原谅。但何如菲却表示,自己在经过这一次生死考验之后,已经打定主意,坚决要离婚。

杜方无奈,只得同意。由于杜方在婚姻中存在过错,且二人也进行了商议,何如菲获得了绝大部分家产。而由于难以忍受街谈巷议,三人最终全都打算离开这座城市。

杜方临走之前,将家里的一些不好带走的大件物品送给了小区里的清洁工。

清洁工仿佛挣扎了一阵,道:“人家都说是你的不好咧,可我知道这里面其实有蹊跷的。我那天明明看见你老婆把信封捡了进去,不多时又放回来了。”

杜方愣了一阵,终于明白过来:“你说的是恐吓信?”

清洁工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晓得那是什么,就是觉得她这样做蛮奇怪。”

杜方立刻回家检查了自己家的监控录像,发觉院子里摄像头坏掉的时间刚好在收到恐吓信之后,汽车被破坏之前,恰巧看不到到底是谁破坏了汽车。

杜方感到很奇怪,他很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于是赶在何如菲离开之前找到了她。

何如菲倒很坦诚:“我是收到了你的婚外情照片,换成了恐吓信。摄像头也是我破坏的。我没有你想得那么善良。

“得知你们的事情之后,我第一个想法就是报复你们,于是我制造了人为的车祸,想用自己的死让你们后半生不得安宁。

“可在被别人救起之后,我开始明白,最重要的是自己好好地活着,所以我回来,把所有的事情解释清楚。”

杜方听了何如菲的话,张大了嘴,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。

何如菲道:“明天我就离开了,从此两不相欠,我们谁也不要去找谁。”

“好。”杜方沉重地点了点头。


半年之后,另一座城市的一家高级的西餐厅里,两位打扮入时的女士在这里相见。她们手中的高脚酒杯轻轻相撞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这两个人的名字分别是兰可和戴拉,但半年前,兰可还是一个家庭主妇,名字叫何如菲,而戴拉的名字叫戴茜。

兰可轻轻地笑了笑:“现在这帮有钱人的钱可真是越来越不好骗。”

戴拉“哼”了一声:“可不是么。以前演个小三就手到擒来了,现在还得弄出个车祸大戏来。”

兰可笑道:“那也没办法。现在雇个小三,拿出轨证据的太太也多了起来,已经太容易被看穿了。咱们要是不开发些新项目,只怕被发现了就要兜著走。”

戴拉慵懒地抿了抿杯里的红酒:“是啊,他们要是搞点儿婚外情,还不藏得严严实实的,哪儿那么容易被老婆抓住。

“咱们要是直接把证据给对方,那也太假了。可现在这婚外情的关系可是叫警察给查出来的,取证也一点儿不犯法,任谁也想不出蹊跷来。”

兰可点点头:“话虽这么说,可这法子风险也是太大了。这一票做完,咱们就收手。”

“好嘞。有了钱,做点儿什么不能赚钱,何必冒这么大的险。”

兰可笑道:“紧张么?再过两天,你就得死了。”

戴拉笑了笑:“瞧你说得这个吓人,七天后人家还得‘复活’呢。不过这回可是换你来演‘小三儿’了。”

一个男人正在西餐厅摆的大盆植物后面吃著饭,景观潺潺的流水声掩盖住了录音设备微不足道的声音,他不慌不忙地吃完饭。

待兰可和戴拉离开后,走过去默默地收起了录音设备。他愉快地眯起眼睛,终于有了证据,连餐厅外面的阳光都明媚了起来。



via